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CC纯粹絮语

后生可畏

with 4 comments

经常听人说“后生可畏”。这过去的二十年,这个词都是用来形容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的,我们当时可都听腻了这个”可畏“。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这些花朵残了,她成了真正的花朵——“后生可畏”就变成我经常用来形容这花的,你看!

第一畏,畏听不懂。不知不觉A梦已经一跃成为家里德语口语最好的人。在公共场所,通常她是最有反应的那个人,我和南法对瑞士德语都是左耳入右耳出的,因为她听得懂左右周围的人讲什么啊!在她独处的时候,据说这是娃们系统升级独自消化所学知识的时候,不能关机不能屏蔽。好吧,娘通常很识趣的,一边潜伏去,偷听她如何reboot,然后就一股脑门接收A梦的系统秘笈语言——瑞德。当娘发现,娘真是一个字都听不懂啊~! 这时只能悻悻地说”后生可畏“了!

第二畏,畏被动学习。有人家里是一家人一起讲故事的么?我们家就是。临睡前,A梦都要听一到两,两到三四五个故事才肯入睡。于是,一个讲,两个听。因为再不趁机学习,就要被淘汰,听不懂对方和A梦讲的是什么。但即便爹娘都这么用心(叵测)去学习对方的语言,我们都还是会在A梦面前颜面全无,因为她能即时在线双语翻译——其反应速度堪称一绝啊。我们还都得用英文问对方,刚刚那词啥意思啊?而A梦头也不回地丢一句在线即时中法翻译(还兼考验其英语听力呢)~ 我们一把年纪了,在非母语面前词汇量都不如一个两岁半的娃。悲愤感和耻辱感不禁油然而生。这时在陪笑遮羞之余最好的表达就是”后生可畏“!

第三畏,畏不知所畏。在歪果长大的娃,果然是跟娘这个在城市里出生的存活土鳖不一样。A梦对各种奇珍异草,爬行类,腔肠类,软壳类动物都一一不知死活地进行靠近和亵玩。八个月大的她就曾英勇地生吞过蟑螂,被妈妈发现其中一只后腿之后,事迹得到广泛报导传播。两岁半,跳水跳远摁电梯压马路,这花已经俨然成为整个居民区一个骇人听闻的重磅炸弹。她天不怕地不怕,无所畏惧,就是怕疼,一疼就哭。往死里哭。两星期前我们在河边的草地里散步,她自己跑得快不小心跌倒了,毫无例外的嚎啕大哭啊——我都已经在第一又五分之一秒的时候暗暗塞住耳朵准备着那惊天一声雷了,然后就可以毫无意外地往四周探视, 周围肯定又会有知情不知情的无辜市民从窗户或门框探出头来,向我报以无限同情而安慰的目光——真是后生可畏啊,敢带着这样的娃上街英雄母亲有木有?!——这回,这句终于是给我的了。

Heihei_May.2015-3133 hei-1500

Written by C C

2015/06/17 at 10:32 p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浮生两周半

with 8 comments

但凡是个人,都是有些收集的癖好的。有喜欢集邮的,有喜欢考证的,有喜欢敲章的十五天10国欧洲游的。二岁半的娃也不例外,她喜欢收集石头,各式各样的不同颜色形状的石头,鹅卵石,石滩石,连人家花园里压花泥的她能抬得动的都不放过。这个恶习从上个月去意大利度假的时候莫名地开始,是南法为了转移她注意力外加给她灌输法语词汇知识的时候开始的。直接的后果,就是我们家的洗衣机在开动时隔三差五就能听到叮叮咚咚的悦耳的声音,然后晾衣服的时候能从袜子里,口袋里翻出各式各样大小各异的石头。打扫房间时也会无意中扫到床底下几颗,枕头边几颗,南法当然也会自食其果,在他兴冲冲赶去上班的那一个重要而神圣的时刻,发现走几步会被鞋里的几个碎破石头硌得他嗷嗷大叫。

 

除了给家里添砖加瓦的事业热火朝天,A梦还长了不少本事,扮乖装可怜骗吃骗喝,帮忙收拾玩具就是为了拿到巧克力和雪糕。继续不睡午睡,喜欢的吃不喜欢的宁愿饿着也不吃。晚上十一点半到半夜十二点才睡觉,第二天九点多十点起床。完全一个恶劣版南法的再现。不过其高明之处在于,自言自语的时候用瑞士德语,待妈妈发现了,问她为什么不讲中文的时候,她立刻就能转台,一脸可爱地说:“妈妈~花花!” 妈妈除了一有空就抓她去游泳,陪她消耗多余精气神体力,陪她多讲粤语之外,毫无选择。

 

二岁半。还有个半年才能熬过terrible two呢!

heihei.05.2015-1573

Written by C C

2015/05/30 at 6:04 p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Tagged with

别人说

with 8 comments

别人总说有娃之后,日子就会过得飞快,一眨眼,ta就长大了!

我怎么没觉得。日子过得好慢啊/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时至今日,我还是很怕A梦的,怕她发脾气,怕她尖叫,怕她不理我。

 

别人总说有了娃之后,女人会变得很温柔很有母性!

我怎么没觉得。我还是原来那个我。喜欢一个人,喜爱做白日梦,喜欢发呆。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一个人静静地读书和写字。我觉得A梦的游戏不适合我玩。好吧,我这样是不对的。我忏悔。

 

别人总说有了家庭特别是有了孩子以后,生活就会变得很安稳,整个人就会沉静下来。

我怎么没觉得。我感觉有了这一切以后,我的生活没比以前更安稳啊。连两年之后我们会在哪里都不知道呢。

不管别人怎么说,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家的家长,别人的。

祝自己母亲节快乐!明天争取拍一张好的,我人生中的第三张母亲节照片~(图是第一张,瞧那时A梦还不会爬呢~现在已经天天抄家了)

mum-4689

Written by C C

2015/05/09 at 8:43 p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战友

with 5 comments

30岁生日过后那年的春天,我又失恋了。孤零零一个人在伦敦。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才能等到属于自己的那一份幸福。大龄女青年一枚,还在异国落单,就像超市里快要过期下架的快消品一样。。。当时的我对我下一任男友已经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了,只坚守着最后一条:那就是,要找“一个对新鲜知识,品格改进,情感扩张有胃口的人”,我自己有这样的胃口,当然还想找一个能在各方面都能镇得住我的人,一个能让我拜服得五体投地的男人。

 

时光荏苒,这么多年过去了。

 

南法依然是那个在精神上给我“扩大再生活”的人:时不时给我推荐好书,把自己偷偷在我睡着的时候看过的电影告诉我,偶尔还告诉我一些时下的新科技,甚至还敢“班门弄斧”在我面前侃侃而谈我在行而他刚刚入门的东西。就是冲着这么多生活上的新鲜感,他身上那些多如牛毛的坏毛病我也忍了(当然我也浑身都是坏毛病啊)!尤其是最后一条,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有这样的气魄。例如摄影,N年前认识他时,因为我喜欢摄影,于是顺带直接把他“拐骗”入门,凭借他当时一时头脑发热,热情高涨,不仅共享贡献了两个高档机身,7个镜头,一个优质三脚架,一堆闪光灯,滤镜,快门线。。。还在理论基础方面像叮当的法宝袋一样,给我源源不断地输入知识,至今,在关键时刻他还是那个给我取景选图意见的人;例如做饭(我六岁就开始了我称之为做饭的活儿),到他那儿,就真正变成了烹饪。他从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主,自从认识我并一同经常招呼朋友来家里吃饭以后,蜕变成今日对各式日本厨刀,烹饪手法都了如指掌,还熟练掌握十几二十多个法国菜(5个经典独门招牌菜)的煮家男人。切洗等下栏功夫已经全盘接管之余,在烘培方面更是有领先水准,并经常对我维护厨房用具指指点点意见良多。

 

这个Sous-vide真空低溫烹調用具也是他最近用业余时间倒腾入手而来的。见下图。他不仅很好地成为我的精神战友,还经常一跃成我良师,用”精益求精“来形容他,那我就是那个“浅尝辄止”了。

当然,他还有很多很多让我很讶异很匪夷所思的地方,例如他会冷不丁记得某个冷僻单词的拉丁名称,例如一些地理生物核子研究理论成果,他总像一个活Wikipedia,会花很多时间给我解释某一个或简单或复杂的事物,只要我愿意听——他好为人师的这点由始至终没有改变,开始很讨厌,后来慢慢习惯了我就逆来顺受了。

 

瞧,不就是这块牛排么?只是煮得外焦内嫩而已,他就是能侃出这么一堆理论,花了整一顿饭的功夫。我的好战友!
beef-8088

Written by C C

2015/01/19 at 11:21 p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Tagged with

电视,电视!

with 6 comments

自从去了英国留学,我就没再看电视了,连新闻都是看网上的。认识南法乃至结婚以后,电视更是在我们的生命里绝了迹,因为有了这么一个活的维基百科,基本上所有信息和知识的来源,都归于因特网了,电视在他们那帮极客里,是又土又俗的一件大妈裤衩。圈子里要是谁的老婆说她是韩剧粉,那必定是会被嗤之以鼻,敬而远之的。

来到瑞士以后我们也秉承一贯传统,电视机显示器其实就是一个屏幕,用来投放电脑里播的电影,或者YouTube上的小片,虽然为了这个,我们会被苏黎世政府强征电视税:有电视机就会被认为看电视,能上网就会被认为听广播,反正钱就是一定要掏出口袋的。

上个月开始,A梦华丽丽地结束了这种只有网络的单一生活。也怪南法,偶然之下给她看到了他电脑里珍藏的那些manga,这下子彻底打开了A梦心底那扇通向世界的好奇的窗。自此她就没闲着,petit ours brun(法国动画片,主角是只小熊和他们家),IQ博士,聪明的一休,哆啦a梦,甚至BBC CBeebies。。。基本上A梦是来者不拒,逮着什么就看什么。看得津津有味, 乐而忘返,直到我们强制关电视为止——本来只是开放法语和粤语频道的,后来娃爹说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既然她每天都听我们的不着调的英语,那也就顺便打开门户,让她也接触地道英语,以此调校偏差吧(南法原话:to calibratexxx)。

 

不消一个星期,她就已经会用粤语法语英语来指示我们开电视了。发展都现在,什么电视节目都可以看个底朝天了,从爸爸的日本刀具,煮食频道,到妈妈的摄影tutorial, 甚至是非诚务扰,职来职往etc。也不知道她能看懂多少,反正她那小眼神就像被迷住在宇宙黑洞里,目不转睛。真不敢相信,没有了电视的日子,我们怎么过:一个已经满地打滚的小混球,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在地毯上闹腾,呼天抢地要这要那,可是你看,电视开了。画面一下子拽住了她!她眼里就立马充满了欢喜,美好安逸就要充满我们整个家。

 

PS,各位大神有好的动画片可以推荐一下哦!IQ博士,聪明的一休已经播完,哆啦a梦也快要尾声了,要断货了!!!

heihei Jan.16-8030

Written by C C

2015/01/16 at 8:37 p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Tagged with

2015匍匐前进

with 7 comments

一眨眼,2015年的第一个月就这样过了一半了。去年年底一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把我从冰窟里拽出来,拽回我的家乡广州。父亲心脏突然搏动奇快,虽然在医院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医院催促他尽快做一个叫射频消融的手术。这下子,两老慌了,感觉急召我回国。世事难料,原本顶了的全家西班牙南部行,变成我一个人飞中国,他们父女俩飞西班牙,假期正好吻合,我从中国回来,他们也该回家了。万幸父亲的手术一切顺利,术后第二天就回家了,没有后顾之忧,我人生的旅途里,又多一件这样过山车一样让我疯狂让我心潮澎湃又复平静的事。

回到瑞士后又遇到A梦发烧咳嗽感冒,于是我顶着时差和疲倦照顾着病娃收拾着乱作一团的家换洗着一堆堆两拨人回来的衣服行装还有婆婆小姑子圣诞来袭的床单被铺。这样一晃,就已经把我带到了2015-01-13了。

今天一早送A梦出门上学。岂料她竟然破天荒第一次在我临行时哭了,哭得声泪俱下,惊天动地,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说实话,自从她上托儿所以来,从来没有对我表示过任何依恋,走了就走了,目无表情,满不在乎。第一次看她哭成这样,心里还是有窃喜的(长期得不到女儿的爱,妈妈变得很变态。。。)平时她已经很黏娃爹了,一般我们都在的情况下,绝对往娃爹怀里扑。这次从中国回来后,她就更加翻脸不认人了,半夜里醒来直接爬到我们床上,自己往娃爹手臂肩膀钻,再大脚一揣,把我赶出房门,直接掟入书房;碰一下她脸蛋她就藐视你,推开你,唾弃你;你要抱她亲她,她就给你一声怒吼然后手脚并用地反抗逃脱。有好几次,我脆弱的小心脏都受不了这样的杯葛冷家暴了,暗自神伤了好一阵。

后天开始的法语私教课,月底的摄影项目,下个月去法国看望奶奶,这一切又给我新的动力,希望我的2015过得充实健康。

heihei-3285

Written by C C

2015/01/13 at 1:06 p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Tagged with

A梦

with 2 comments

今年迄今为止给A梦拍了共3000多幅照片,不含已经删掉的。也只是是去年同期的四分之一。今年妈妈分给A梦的时间是相对少了,A梦也渐渐熟悉了幼儿园的生活,记得全部小朋友的名字,知道何为“集体”,何谓“纪律”了。她虽然才两岁,特立独行却已经完全展现出来,包括对妈妈帮忙穿衣选颜色搭配的不满,坚持不要父母插手她在对外事务的形象设计,就连夹菜给她也不愿意,一定要父母把食物放回到公用碗碟,由她自己来重新夹起。出门拒绝父母拉她的手,说这样影响她独立健康小清新形象,还不要父母在她玩duplo(乐高的幼儿版)的时候干涉她的设计自由,要是给她先砌好了几块,她必然统统拆散!!!全部必须出自她自己的手笔!!!
她的大嗓门,倔强,凌厉,让我看到了小时候的我,而健壮的身形和孔武有力身手和好奇探索的精神又让我经常联想到她爹。她虽然很多方面都有我们两的影子,但很多时候我对她都是力不从心,我基本上是没有做妈妈的威严的。有时甚至尊严。我对于她,其实是很敬畏的。总觉得她来自于另外一个星球,她已经完全掌握了我过去的一切,她皎洁的眼睛和我四目相对的时候,我总能读出点无畏无惧:你虽然生下了我,但别以为就这样能控制我。你自己悠着点!~每次搞不掂她,倒泻箩蟹满地鸡毛的时候,我就想到2012年三月中旬,有这样的一晚。
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乘坐的火车进入到了一段全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里,耳边只有轰隆的鸣笛声。火车不顾一切地飞奔向前,我甚至不知道它要开往哪里,仿佛,那就是一辈子。突然,背后一阵爆炸声,滚滚热浪袭来,火车神速搬先前推进,我正想抓起行李往前夺路而逃,才发觉车上只有我一个人,座位也不多,原本的火车只变成了一小截,而身后那刺眼的光芒已经四处蔓延,疑似核爆炸!白光折射得到处都是,朦胧中我已经神志不清了,眼前只有闪忽闪忽的各种折射出来的五彩棱角的光,我希望,我要么就从这个疑似质子对撞发现了巨大能量的矿物质,要么就进入天堂。。。几个月后,等待着我的无尽旅行开始了。A梦开启了我崭新的人生篇章。然后我拼命地给她拍照,希望拍下些什么蛛丝马迹,看是不是有前世今生,看生命的轮回里,我们相互交织的,究竟是怎样一种爱恨,施与。
heihei-6795
heihei-7448

Written by C C

2014/12/21 at 11:49 p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Tagged with ,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讲故事,讲什么故事呢? 从前有座山。。。

with one comment

如题,我童年听得最多的我妈妈哄我睡觉的故事。你也知道了。听这种故事,是很容易就昏睡过去的。尤其是你妈妈不断重复地讲,重复地讲。

我想说什么呢? 小时候我就是喜欢听故事的人。长大了,听的功能开始闭塞了,就开始了说唱的技能。因为学校里社会中就是要求你催促你能说会道,嘴皮功夫也行,妙笔生花也行。最重要的是学会吹。

对,这些年。我被打造成一个讲故事的人。在故事里一切都有来龙去脉,都情有可原。年纪一上来了,尤其是有了娃以后,我就开始词穷了,有时候打死挤不出一个小故事,连小时候那些烂故事都搬出来了——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和尚讲故事,讲什么故事呢? 从前有座山。。。最后娃很不耐烦,准备起身去房门去继续开派对了,我只有搂着她,开始哼哼唱着小调了。

对的。江郎才尽的时候,故事已尽,只有重回听故事了。听故事的人,用尽全力,有以往曾经来理解和体谅,却永远无法说出新的关于自己的那一段了。或许。该是时候回到红尘里,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无需多置一词地打拼了。

希望明年这个时候,再来写点什么,会有些新的段子带给大家吧。晚安。

colmar-7347

Written by C C

2014/12/17 at 12:57 a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Tagged with ,

明信片

with one comment

又到年底了,该是时候像往年一样,翻看几年收到的明信片。这个习惯大概10年了吧,别人写的,自己给自己写的。这些片言只字,甚至是连问候语都没有,只写地址的人们,该是最了解我,见证我成长和经历的人了。

打开来看看,会感觉温暖,会扑哧一笑。那些擦肩而过,那些辛酸,幸福,通过收到这些明信片的影像,深深印在了脑海里。

寄出去的明信片,我也不记得它们长什么样了,那是我第一次独行背包的时候开始的,之后,我每去一个新的城市,就会记得给你们写,我去过哪里,做过什么,有怎样的感悟。于是那个地方,那个(邮局)邮筒那个时刻,也就会变成一点点我对旅途的回忆。以后我的葬礼里,希望朋友们把他们收到的明信片都拿出来看看,最好有人给策展,把它们都收集起来,那样,你们就知道了,我都去过哪里,走过多少路,写过写什么,有过些什么辛酸和幸福了。

或许现在网路很发达了,电子邮件,网络电话,影像的,图文的,多不胜数。但我还是愿意保留这么一种原始的食古不化的小传统。就算将来有那么一天,邮箱停掉了,wechat facebook,google+停掉了,手机cut掉了,可我知道, 你没有丢,还在人群中某处,在我心里。

2yearsold-6931

Written by C C

2014/12/15 at 12:09 am

带娃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with 7 comments

自从有了娃以后,我的右边鬓发上渐渐长出来一些白发来,半年之后,白发越来越多了,遮也遮不住了,拔也把不完了,从原来的几点辐射到了现在的一片。整个人面容没怎么变倒是这道沧桑的光环让我整个人很敏感起来。这种体征上的变化慢慢影响到了内心,我有时候突然吃着吃着饭感觉神奇地听到娃的哭喊声,但其实我一个人在家里做清洁;有时候能半夜三更爬醒来,木然地坐在床上,久久出神地听,以分辨是楼下经过的野猫还是十米以外娃在喊救命似的呼唤我帮她换尿布,我甚至有些听力幻觉了,感觉南法明明对我说了些什么,然后我再跟他确认时,他却矢口否认,导致我屡屡被列为神经质前兆产后疑虑症复发。

这本来也怪不得我,娃是个大嗓门,她扯一嗓子大喊五秒,足有千军万马奔腾呼啸而来几小时的音响效果,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头疼或耳鸣,有时晕乎一两小时就骤然过去了,有时候这种包租婆狮吼功似的催命符能震撼我一整个下午,乃至晚上,只有通过睡眠才能解决。幸好每一天总是新的,再头疼再狗屎的那一天,还是会过去的。

但事情最跷蹊的就是,有时不一定是高音频音量的冲击,有些特别宁静的环境,竟然也开始袭击我正式挑战我神经了。一般来说,娃最喜欢的就是娃爹哄睡,南法的特有低音回旋加上音质浑厚,一天没见着爸爸的她,对奶爸的浑身臭气也很是心醉。这样晚上洗完澡以后通常就没我什么事了,因为低音炮能搞定海豚音,单放或双响反正我也听不到了,我很享受一天下来能有那么一两个小时完全属于自己,可以写点东西啦,整理下书桌抽屉啦,听下法语啦甚至是泡杯茶看几页书好好感受下回到人间的美好啦。但问题就出在太放松了,越是放松,白天那些令人神经紧绷的天籁就会像环绕立体声,不断会回放。特别是狗屎运碰上娃爹有事要开会很晚才回来,甚至是出差,例如过去的这四天夜里,我天天以泪洗面而晚晚不得要领。

我蹑手蹑脚地在黑暗里摸索,心都快跳出来了,或倒着爬,或半躺卧,或大字型仰坐在充气虫子靠垫上,必须屏住呼吸,必须运用瑜伽动作慢慢挪动,必须用意念和想象伸展着身体像八爪鱼一样游向通向光明的大门。在短时间内匍匐前进离开娃的房间。停留得越长,则夜长梦多,但有时把握时间不得法,离开得太早,也会打草惊蛇,前功尽弃。反正一有什么声响,娃马上警觉,直接坐立起来,不顾一切地大哭,或者就要起身挣扎着出来,或者直接奔向门口,用发现命案现场似的嗓音像拉响警报一样地抗议。

乾坤大挪移有时很好使,就是关节因为年纪大而疏松,在蠕动过程中可能会发出节间响声,而触动警报。赤脚也是个办法,因为地毯和木地板都能让摩擦变得很柔和善良。衣服下摆也不能过长过大,不然再沉得住气的逃命也会夹杂有布料材质的噪音。对房间周围障碍物和门把得有个感性具象认识,不然一头撞到门上,先是头昏眼花,然后会因为警报器过响而耳鸣心跳加速。还得忍得住不能被自己某些可笑怪异的瑜伽动作笑岔气而中途退出撤离程序。当然呼吸要做好自我调整,鼻息不能过重,也不能太饿了进去哄睡,不然不争气的大肠内脏都会在不适当的时候冷不丁发出声音,“咕”,只要一下,就玩完了,重新来。把娃放在胸口,慢慢晃悠抖动,使其有天旋地转的幸福感,然后等到她呼吸气息慢慢平均了,柔和了,就伺机用乾坤大挪移的手法把她放下。要非常注意降落时着陆柔软度和斜角问题,除了考虑是否就手关节上能否处理,还有大致估量娃虽然进入半睡眠状态,但还是会第一时间翻身“反鲤鱼打挺”用肚皮贴床单的壮举会不会导致前功尽弃。

每到这个时候,我的脑海就会涌现大片田野,风吹浪荡的稻田,甚至外太空,恒星轨迹,有那么一点点声响,我就停止一切物理运动,用灵魂来捕捉娃的去向了。别的我不清楚,我家的娃,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极黑情况下,是绝对能够熟练运用声波反弹到墙上的特异功能来判断我和她的距离,我是否已经飘出了房门的。有时估摸她一直在看我挪动,一切尽收眼底,然后就在我快要能把门把拉上大功告成之际,她就来干咳几声,那意思就是 “娘,你也真不长进,武功练这么久了,还是这水平。一直盯着你看呢,别以为我不知道哇!”每次行动败露,我必然很沮丧,心情很郁闷,耳边的杂音就更多了,静不下心来了。十面埋伏啦,水调歌头啦,独弹曲破啦,大浪淘沙啦。。。反正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偶尔虽然成功突围,躺在自己床上还在悄悄喘气,生怕偶有不慎吐纳的气体会被那神功护体的娃用第六感官搜索到,把我硬生生拽回去重头来过。

低吟,轻晃,着陆,突围,一遍一遍,直到我也不记得是第几回了,也不知道是真实还是幻觉,我和娃都睡着了,天边水波不兴,静谧绵长,大树下,微风阵阵。。。突然!警报拉起!!!

Nov (1)

Written by C C

2014/12/06 at 12:48 am

Posted in 苏黎世界

Tagged with ,

%d bloggers like this: